邓小平的指挥艺术:一个决定确保淮海战役胜利

--

信息来源:未知发布时间:2021-06-17 23:23

  1997年2月19日晚,我在医院与敬爱的小平同志作最后的诀别。回到家里,哀痛不已,心境难平,彻夜未眠,多年来在小平同志领导下工作的情景,一幕幕浮现在眼前。

  一

  我第一次见到小平同志,是1948年底。此时淮海战役越打越大,成为南线我军与国民党军的战略决战。在以小平同志为书记的总前委领导下,中野、华野两支大军并肩作战,仗打得非常好。在战役进程中,我与粟裕同志在华野司令部,常收到总前委的电报指示,因刘陈邓首长的指挥位置在中野那边,所以还未能见面。

  我见到小平同志虽然很晚,但我对小平同志仰慕已久,可以一直追溯到红军时期。

  记得那是1933年6月,我们红三军团整编,下辖四、五、六三个师。那时我在四师十团工作,部队进军福建,我们常与第五师并肩作战。这支部队战斗作风非常顽强,不怕牺牲,敢打硬仗、恶仗,生活上也很能吃苦,有时来不及做饭,他们连生米都能吃。记得在龙溪口战斗中,五师十三团一举消灭了蔡廷锴部的一个主力团。蔡廷锴部在上海曾打退过日寇的进攻,但进攻红军时却遭到了惨败,连他们在淞沪抗战中所得的锦旗也被我们缴获了。那时我们都知道,五师是由小平同志等创建的红七军改编而成,五师的战友们也经常给我们讲起小平同志许多带有传奇色彩的故事,因而从那时起,我对小平同志就产生了由衷的敬慕。

  抗日战争时期,我和小平同志不在一个战略区,仍然未能谋面,但从中央发的给各根据地的战报中,可以经常了解到他和刘伯承同志领导的一二九师频传的捷报,了解到他们创建和领导的晋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的不断巩固与发展。这些胜利消息,给我们战斗在陇海路以南的淮北地区的同志们以巨大的鼓舞。

  在淮海战役中,小平同志卓越的军事领导艺术,特别是他的慎思决断,更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。当淮海战役第一阶段胜利以后,第二阶段的歼击目标如何确定,是战局发展的一个关键问题。一开始中央军委命令华野吸引邱清泉、李弥兵团东进,寻机歼其四五个师,尔后视情况围歼邱、李,或攻取徐州,或打黄维。但因邱清泉兵团不敢贸然东进,始终背靠徐州,我军无法将其退路切断。就在这时,小平等同志经过缜密考虑,及时给毛泽东主席发电,同时抄送华野,建议先打黄维,再打邱、李。中央军委很快就复电,表示“完全同意先打黄维兵团”,并指出“情况紧急时,一切由刘陈邓临机处置,不要请示”。歼灭黄维兵团的胜利,说明了小平等总前委首长的决心完全正确。淮海战役结束后,毛泽东主席高度评价说:“淮海战役打得好,好比一锅夹生饭,还没有完全煮熟,硬是被你们一口一口吃下去了。”

  1948年12月中旬,淮海战役第二阶段胜利结束。黄维兵团这块“硬骨头”终于被啃掉,杜聿明集团也已成瓮中之鳖。考虑到平津战场的需要,为防止蒋介石下决心命傅作义集团南调,毛泽东主席要求淮海前线部队,在歼灭黄维兵团之后,留下杜聿明指挥之邱清泉、李弥、孙元良兵团之余部,两星期内不作最后歼灭之部署。12月12日又电示要总前委开一次会,讨论下一步的作战计划,并将意见由伯承同志带中央。这样,总前委就决定在华野司令部召开一次会议。

  当时,华野司令部住在肖县东南一个名叫蔡洼的村子里。听说小平和伯承、陈毅同志要来,我们大家都非常兴奋。粟裕同志带着我们一块到村边去迎接。我记得他们几个人坐的是一辆美式吉普车。小平同志一下汽车,就风趣地说:“你们住那么大的村子,不怕国民党飞机把你们炸了?还是要‘怕死’一点啰。”说得大家哈哈笑了起来。我赶忙插上一句话:“现在蒋介石搬家都搬不赢,顾不上来炸我们了。”面对淮海战役胜利已成定局、国民党军已成强弩之末的大好形势,大家笑得更开心了。

网友热评

我要评论

点击更换验证码

单位名称:阿勒泰地区第一高级中学

主办:新疆教育管理信息中心WWW.aLtdqyz.com 网站地图